導入數據...
 
...
協會郵箱:scgxhq88888@sina.com
白泥山上的老黃牛
[四川省高校后勤協會]  [手機版本]  [掃描分享]  發布時間:2019年2月25日
  查看:143
  來源:
――自貢市永安職中后勤職工趙遠明紀事

        在維修現場,他頂著酷暑,忍著惡臭,蹲在陰溝,眼前的水管在他的鐵鉗下歡快通暢;

        在街頭菜市,他冒著嚴寒,迎著風雨,輾轉市場,貨廂的蔬菜在他的搬挪下潔凈整齊;

        在操作間里,他頭戴高帽,身穿白褂,挺立灶邊,鍋里的菜肴在他的鐵鏟上生花飄香……

        他叫趙遠明,男,59歲,學校的勤雜工。1980年來到白泥山上,(永安職中,當時叫自貢15中,學校旁邊有座山,叫白泥山)。先后做過搬運工,泥水匠,水管工,食堂大師傅。近四十年來,他在永安職中同事了七任校長,六任后勤主任,自己也從二十來歲的小伙子變成了現在雙鬢斑白的老人。他見證學校名教師的成長歷程、莘莘學子的步步高升,他見證了學校教育事業的蓬勃發展。

        他在學校有多個稱謂,“趙副校長”,“趙團長”,“趙老板”,“趙師傅”等,他不在意別人叫他什么,他總是樂呵呵的做事,不知疲倦的工作。

        上世紀八十年代,正值改革開放初期,學校校園建設如火如荼。他,二十來歲的小伙,身體靈活又有力氣,拉鋼筋,拌混凝土,澆鑄預制板,眼看著學校一幢幢樓房拔地而起。學校的操場平整時他流下了汗水,學校翻修食堂時他抬過石頭扎過腳,家屬區的修建他安裝水管時渾身噴濕了水。哪里的活重,他就在哪里,哪里的活臟,他就在哪里!

        甚至學校的迎接新老師時,他用“架架車”去拖行李,拉家具。有位年輕老師見他待人友善,做事穩妥,大凡小事都干,尊敬的叫他“趙校長”,他趕緊說“不是校長”,那位老師說“那至少也是副校長”,后來那個調侃的稱謂“趙副校長”成了年輕人對趙遠明同志工作的肯定,也是尊稱。

        進入九十年代,職業教育迎來了大發展,招生規模逐漸擴大,學校食堂缺人手了。本著“革命同志是塊磚,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的精神,趙遠明同志進入了伙食團。他認真學習操作技能,苦練本領,“功夫不負有心人”,他很快就熟練掌握了“紅”“白”案技藝,不僅成了學校首屈一指廚師,還遠近聞名,不少人追趕著來拜師學藝,甚至高薪聘用。他說,“在一個地方做慣了,不想走”。其實,他是心系學校,他心里裝的是永中熟悉的老師和可愛的學生。他不僅技藝高超,還待人和善,樂于助人,學校的領導、老師和學生都很喜歡他。雖然那時學校還沒有任命他為伙食團長,但人們仍親切的叫他“趙團長”。

        新世紀初,國家提倡學校后勤社會化,要求將繁瑣而又不好做的工作交向社會,學校準備將伙食承包出去。趙遠明同志聽說后,主動找到學校領導,表示在學校干了二十多年,最好的年華都是在永安職中度過的,現在四十來歲,正至壯年,愿意接手食堂,繼續為老師和同學們做事。經過競標,趙遠明同志以良好的信譽,優惠的條件接下了學校食堂的承包書。他說,“我承包伙食團,不是想像別人競標者那樣,想賺多少錢,而是因為在學校干了幾十年,還想為學校做點事,感情上離不開學校了!”

        趙遠明承包學校食堂期間,將食堂的舊餐桌換成了整齊漂亮的新餐桌(至今仍用),將當初的煤柴灶改為了清潔的天燃氣。他注重衛生,確保質量,菜品質優價美。雖然,食堂的飯菜很難滿足人們個性化的品味,面對個別師生的報怨,“趙老板”就是個“店小二”, 微笑著道歉,微笑著解釋。其實,師生在干凈優美的環境里就餐,心里還是感念“趙老板”的好。

        2010年代,學校的發展更注重內涵。學校深耕教學,把握細節,按照上級的要求,將義務段學校的食堂重新收歸學校管理。趙遠明同志又“理所當然”的成為了食堂的“大師傅”。趙師傅身為伙食團主廚,把食堂餐具物品整理得井然有序,把師生的就餐安排井井有條,讓食堂的工作人員工作得心情舒暢。他還親臨鍋邊灶前,掄臂揮鏟,繼續奮戰在伙食團工作的第一線。不僅如此,他仍然利用閑暇,操起鉗子、扳手,緊水籠頭,掏臭水溝。有時還隨著采購小組,搬運菜蔬瓜果,奔波于街頭菜市……

        學校評審園林式單位,評綠化示范學校,學校食堂升B級食堂,食堂實施明廚亮灶工程,學校辦“師生滿意食堂”,他都盡心盡力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他說,“不能拖部門的后腿”,“學校領導劃指揮棒,我就大聲唱,領導揚鞭子,我就朝前沖”!

        他不是學校編制內的員工,而是“臨時工”。他沒讀幾天書,文化少,當年學校缺人招來幫工,一干就是三十八年,三十八年“臨時工”??!

        他沒有怨言,不計較報酬,從來也沒有在乎過榮譽,他只是埋頭做。他想得更多的是怎么樣把早餐的花樣做多些,怎么樣把飯菜做得更可口些,如何讓學校的水管“跑冒滴漏”少些,如何讓學校的排水系統更通暢些……

        他的年齡不小了,已接近退休的歲數。他說,“他一輩子都在學校干,為師生做事。雖然自己沒有文化,但身邊都是文化人,雖然自己年紀大了,但周邊都是些年輕學子,就感到很知足!”這時,他眼里漾起幸福的光彩。說著說著,他又笑起來,“人就像一頭牛,它生來就是干活,如果不干活,那拿它來還有啥用?”

        趙師傅,你就是一頭牛??!

        任何溢美之辭都顯得膚淺,任何華麗的詞藻都顯得蒼白。

        趙師傅,你就是白泥山上的老黃牛!

        

編輯:自貢市永安職業中學校 鄭子斌  
精品国产亚洲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