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入數據...
  • 1-1.jpg
  • s-1.jpg
 
...
 
新聞動態
 
 
【協會課題結題成果】科探活動中“一核二元三潤美” 幼兒動手能力培養模式
[四川省高校后勤協會]  [手機版本]  [掃描分享]  發布時間:2021年11月1日
  查看:363
  來源:

南充職業技術學院附屬幼兒園

成果來源:

李季湄在解讀《3-6歲兒童學習與發展指南》(以下簡稱《指南》)中強調“幼兒學習的特點就是做中做,玩中學、生活中學,通過直接感知和親身體驗來學習”。同時,《指南》在對科學領域的解讀強調直接感知(直接經驗)、親身體驗(親身體驗)、實際操作(實際操作),可見科探活動是培養幼兒動手能力的良好載體。

幼兒動手能力培養問題亟待解決,表現為:興趣持續時間較短、動手操作力較差、交往合作能力不夠強、創新意識不夠的問題,究其根源在于教師仍處于活動的主導地位,家園未建立有效活動聯結,具體表現有:第一,活動問題多數并非來源于幼兒真實生活;第二,活動材料投放不夠科學;第三,活動內容的開展多數并非追隨幼兒的興趣;第四,更加注重活動結果,不能有效關注幼兒在過程中有效試錯,探究淺嘗輒止;第五,活動評價浮于表面;第六,家長不夠重視幼兒動手能力培養等。

基于幼兒園與科學探究活動的歷史淵源,課題組聚焦幼兒動手能力發展的問題與癥結,開展了以STEM教育為理念導向、以“幼兒科探活動”為實踐平臺,逐步構建出科探活動中“一核二元三潤美”幼兒動手能力培養模式。

研究中,課題組將幼兒動手能力培養模式比喻為人體結構,其中,“一核”即統籌架構“四輪六步”研究理論與實踐體系,寓意人體大腦,把控整體方向、盤活教育科研工作全局?!岸币恢刚J識成果“三個形成”,意寓人體血液與組織;二指操作模式“四層三級”,意寓人體骨骼,在核心大腦把控下,血液與組織、人體骨骼相互交融、密不可分。在三者的有機運轉、滲透、孕育下,幼兒在“真實、深入、融合、開放、民主”的科探活動中經歷著有意義的學習,促其智力與非智力因素發展,使科探之花在我園不斷潤育出孩童“喜操作、樂探究、善合作、敢創造”四大成長之美、教師“德才兼備、知行合一、內外兼修”三大發展之美、名園“弘揚科探、推行范式、示范輻射”三大效應之美。

 

成果目錄:

一、問題提出

(一)動手能力培養是幼兒全面發展的重要內容。

(二)幼兒動手能力培養存在較大缺陷。

(三)科探活動是培養幼兒動手能力的良好載體。

二、研究需解決的問題

三、理論依據

(一)皮亞杰兒童認知理論

(二)陶行知“教學做合一”思想

(三)陳鶴琴“活教育”思想

(四)STEM教育理念

四、核心概念界定

(一)科探活動

(二)幼兒動手能力

五、研究方法

(一)文獻研究法

(二)調查分析法

(三)訪談法

(四)觀察法

六、研究目標

(一)架構培養幼兒動手能力理論與實施體系

(二)聚焦科探活動中幼兒動手能力培養要素

(三)建構以科探活動培養動手能力實施框架

(四)形成以科探活動培養動手能力示范效應

七、研究內容

(一)聚焦并培養幼兒動手能力發展

(二)探尋幼兒動手能力培養新模式 

(三)加強幼兒動手能力發展家園協作

八、研究成果與效益

(一)研究成果“一核二元”

1.“一核”:統籌架構“四輪六步”理論與實踐體系

(1)“四輪驅動”架構研究保障。

(2)“六步生花”層層實踐運行。

2.“二元之一”:認識成果“三個形成”

(1)形成了幼兒動手能力培養重要性的正確認知。

(2)形成了家園協作培養幼兒動手能力的共育理念。

(3)形成了授幼以“魚”到授幼以“漁”教育觀念。

3.“二元之二”:操作成果“四層三級”

(1)“科探三開”提供幼兒動手能力培養基礎。

(2)“科探三課”優化幼兒動手能力活動內容。

(3)“科探三小”追隨幼兒動手能力有效實踐。

(4)“科探三評”保障幼兒動手能力質性提升。

(二)研究效益“三潤美”

1.科探潤童心,浸育幼兒成長之美

(1)喜操作:玩中做玩中學。

(2)樂探究:真問題真解決。

(3)善合作:小社會大作用。

(4)敢創造:新挑戰新收獲。

2.科探潤園丁,成就教師發展之美

(1)推崇高尚師德,做到德才兼修。

(2)重視手腦同盟,做到教學做合一。

(3)關聯發展主線,做到終身學習。

3.科探潤園所,鑄就名園效應之美

(1)緊扣發展需要,弘揚探究好品質。

(2)整合多方資源,推行科探新范式。

(3)開拓多種渠道,展開示范大幅射。

九、參考文獻

(一)專著

(二)碩博論文

(三)期刊

(四)其他

(五)外文文獻

一、問題提出

(一)動手能力培養是幼兒全面發展的重要內容。

蘇霍姆林斯基曾說:“手是思想的鏡子,是智力才能發展的刺激物,是意識的偉大培養者,是指揮的創造者?!薄?/span>幼兒的智慧在他的手指尖上”,我國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先生也提出了“手腦并用”的理論,他提倡讓孩子通過自己的口、眼、手,在親自感知、觀察、操作的過程中習得知識,強調了手指的運動,有利于幼兒智力的發展。陳鶴琴在“活教育”中認教學方法有一個基本的原則,就是:“做中教,做中學,做中求進步”。

許多心理學家也一致認為手指是“智慧”的前哨,幼兒期是幼兒軀體動作和雙手動作發展的最佳時期,孩子的手越巧,腦子就越聰明。手的活動能促進大腦的發育。當幼兒雙手活動時,指頭上的神經細胞會隨時將信息傳到大腦,因而加強幼兒手的活動能開發大腦潛在機能。同時,對幼兒來說,手是他們認識事物,探索世界的重要途徑,關系到幼兒方方面面的發展,需要促使幼兒意識到這一點,喜歡自己的小手真能干,愿意提高自我服務能力,感受做事的樂趣,故從小培養孩子們動手能力非常重要。

《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范發展的若干意見》、《幼兒園教育指導綱要》、《3-6歲兒童學習與發展指南》等相關綱領性或指導性文件中均提出遵循幼兒身心發展規律,實施科學保教,保護幼兒的好奇心和學習興趣,鼓勵支持幼兒通過親近自然、直接感知、實際操作、親身體驗等方式學習探索。

可見,不論是偉大的教育學家還是國家層面的教育指導思想,都強調培養幼兒動手能力的重要性。

(二)幼兒動手能力培養存在較大缺陷。

在家庭教育方面存在的問題:英國哲學家、教育家洛克曾說過:“人的智慧是從人的行為開始的,動作之中延伸的?!钡?,有的家長片面地把教育單一的看成智力開發,在早期教育上違背兒童的心理特點,強制性的智力開發,造成了急于求成,拔苗助長,求見求全,盲目定向,過多的愛與包辦,只要求進行知識灌輸,只看孩子的分數而不看孩子自理能力、動手能力的培養,對孩子的生活則事無巨細,嬌生慣養,溺愛放縱,有求必應,唯恐孩子“受屈”。有些父母為顯示對兒女關懷“無微不至”,就連整理書包、穿衣服、疊被子、系鞋帶、扣一扣等統統代勞。事事不讓孩子動手,等于阻斷了孩子探索、嘗試的途徑,久而久之,孩子就會失去對新事物的興趣和探索精神,更重要的是他的許多功能就會退化,甚至連思維也會變得遲鈍起來,嚴重的影響了孩子的全面發展。

孩子動手的過程實際上就是手--眼--腦協調的過程,為促進孩子的全面發展,就要先發展他的手指操作能力—讓他動手,所以培養幼兒的動手能力,家庭教育觀念的轉變顯得尤為重要。

在幼兒園教育方面存在的問題:課題組編制問卷《幼兒動手能力培養活動現狀(家長版)》,以及《幼兒動手能力培養活動現狀訪談提綱(教師版)》,對我園幼兒動手能力發展情況做了初步了解,分析發現,我園幼兒在動手能力發展方面存在興趣持續時間短、動手操作力較差、交往合作能力不夠強、創新意識不夠的問題,究其根源在于教師仍處于活動的主導地位,家園未建立有效活動聯結,具體表現為:第一,活動問題多數并非來源于幼兒真實生活;第二,活動材料投放不夠科學;第三,活動內容的開展多數并非追隨幼兒的興趣;第四,更注重活動結果,不能有效關注幼兒在過程中有效試錯,探究淺嘗輒止;第五,活動評價浮于表面;第六,家長不夠重視幼兒動手能力培養。

基于此,幼兒動手能力的培養現狀亟待改善,那么我們應該怎樣做來達到問題的解決?

(三)科探活動是培養幼兒動手能力的良好載體。

科探活動的重要價值:幼教專家李季湄在解讀《3-6歲兒童學習與發展指南》(以下簡稱《指南》)中強調“幼兒學習的特點就是做中做,玩中學、生活中學,通過直接感知和親身體驗來學習”。同時,《指南》在對科學領域的解讀是兒童有著與生俱來的好奇心和探究欲望。好奇、好問、好探索是幼兒的年齡特點,強調直接感知(直接經驗)、親身體驗(親身體驗)、實際操作(實際操作)。

可見,科探活動不僅遵循、符合幼兒身心發展規律,亦是培養幼兒動手能力的最佳載體,故本研究中,課題組以科學探究活動為依托,培養幼兒動手能力,既能滿足兒童的好奇心與探索的欲望,又可以平衡、整合兒童各方面的均衡發展。

我園科探活動的歷史沿革:1996年起,我園依托四川省普教科研課題“開展科技啟蒙教育,培養幼兒創新能力”的課題研究,廣泛持續地開展了幼兒園科學教育活動,該課題曾獲四川省第二屆普教教學成果二等獎,南充市普教教學成果一等獎。其研究成果集《幼兒現代科技啟蒙教育》一書由四川大學出版社出版,面向全國發行。2015年起,主動對接南充市科協、南充市機器人協會等單位與組織,利用“全國科普日”、“科技創新周”等活動,在幼兒園開展更為豐富的科學活動培養幼兒動手能力,如創客教育、科普日活動、機器人挑戰賽等,積累了較為扎實的科學活動基礎,深厚的科學教育底蘊。2018年,我園被批準成為中國首批STEM教育種子學校,這也意味著我園的科學探究活動再上了一個更高的平臺。

綜上所述:課題組以科探活動為依托,以適合兒童的方式,讓兒童通過雙手,使身體與大腦運動的過程中與真實世界進行互動,領悟未來世界對他們的關注,體現“為未知而教,為未來而學”的先進理念,促進幼兒動手能力的發展。

 

二、研究需解決的問題

(一)調研分析我園幼兒動手能力發展現狀,并分析存在的原因。

(二)根據產生問題的癥結,探尋幫助教師和家長掌握更為科學,提高幼兒動手能力的方法。

(三)幫助幼兒提高動手能力,促其全面發展。

 

三、理論依據

(一)皮亞杰兒童認知理論

我國幼兒園兒童基本年齡3-6周歲,正處于皮亞杰認知發展階段的前運算階段,這一階段的兒童會出現以下特征:第一,兒童感知覺出現系統性和概括性,表現為能夠有目的、有計劃地觀察與比較,這是幼兒進行動手操作的基本要求;第二,兒童思維可逆、記憶策略趨向成熟,表現為能夠組織匹配信息并合理聯想,這是支持推理和分析數據的重要能力;第三,元認知能力開展發展,表現為兒童對“我已經做過什么,還需要做什么”進行清晰表述,這是動手操作中進行工程設計不可缺少的自我認知能力;第四,兒童逐漸擺脫以自我為中心,學習材料和學習結果的歸屬問題對小組合作的影響逐漸減弱,有利于教師組織兒童進行合作學習。

(二)陶行知“教學做合一”思想

陶行知提出了:“要解放孩子的頭腦、雙手、腳、空間、時間,讓孩子獲得無拘無束的自由人生,并從中得到真實的教育。陶行知先生“教學做合一”理論中,無論是從教師還是學生等主體出發,都強調“做”這一實踐的重要性,把“做”定義為面向幼兒教育的實踐操作。

(三)陳鶴琴“活教育”思想

活教育理論是陳鶴琴先生于1940年在江西省立實驗幼稚師范學校時提出的,脫胎于杜威當年在芝加哥所主張的“做中學”(Learnins by doing),要求不但要在“做”中教與學,還要不斷地在“做”中爭取進步。其認為要做現代的中國人,必須是要有健康的身體和要服務,此外還要有建設的能力、創造的能力、能夠合作,其目的就是要訓練兒童做這樣的人。

(四)STEM教育理念

在我園之前的“科技啟蒙教育”的課題研究中,最重要的理論依據就是STS教育理念,在當時的教育背景下,它對我園的課題研究及教學模式都產生了深遠的影響。STEM與STS一脈相承,但又在其基礎上在了進一步的更新與發展,更符合時代潮流與需求。

STEM源自科技大國與科技強國——美國,是科學(Science),技術(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數學(Mathematics)四門學科英文首字母的縮寫,其中科學在于認識世界、解釋自然界的客觀規律;技術和工程則是在尊重自然規律的基礎上改造世界、實現對自然界的控制和利用、解決社會發展過程中遇到的難題;數學則作為技術與工程學科的基礎工具。由此可見,生活中發生的大多數問題需要應用多種學科的知識來共同解決。

STEM教育基于建構主義學習理論,強調學習者在與真實情境的互動過程中建構對知識的理解,探究、體驗、協作是STEM的主要學習方式。在STEM教育中,四個學科素養的習得在學習者的知識建構中發揮不同的作用:科學素養是即運用科學知識(如物理、化學、生物科學和地球空間科學)理解自然界并參與影響自然界的過程,是探究學習的基礎;技術素養,也就是使用、管理、理解和評價技術的能力;工程素養,即對技術工程設計與開發過程的理解,它為理解科學和技術提供形象具體的客觀載體;數學素養,也就是學生發現、表達、解釋和解決多種情境下的數學問題的能力,是探究科學知識和解決工程問題的工具。

2017年2月,中國義務教育課程標準在學習借鑒美國版STEM教育的基礎上,結合我國國情,首次定義了中國版STEM。STEM教育理念與課程主要運用在中小學階段,近年來逐漸向幼兒園階段延伸,幼兒園的科學教育應關注結果的開放性與創新性,在科學教育中幼兒探索問題往往沒有現成的解決方案,亦沒有唯一正確的解決方案,科學探究是幼兒與幼兒、幼兒與教師在不斷試錯、改進與創新中找到更好解決問題的方法的過程。

綜上所述:STEM教育回歸了幼兒園科探活動的本質:讓幼兒在動手操作過程中反復實踐與驗證,去探索和發現世界,其與皮亞杰的兒童認知發展、陶行知“教學做合一”以及陳鶴琴“活教育”思想相互契合,故本研究中以STEM教育,作為幼兒科探活動中最為重要的綜合性理論支撐,以促提幼兒動手能力發展。

 

四、核心概念界定

(一)科探活動

“探究”最大的特點就是幼兒探索的問題過程中自主、自愿,幼兒科探活動是指幼兒運用各種感官,對周圍的事物和現象進行感知、觀察、操作、探索,發現問題并尋找答案的過程,其強調幼兒親身感知,動手操作。

研究中,幼兒園改革以往傳統科探模式,以STEM教育理念為指導,開展“真實、深入、融合、開放、民主”的探究活動。

(二)幼兒動手能力

動手能力這個詞的詞源是“hands-on”,這個詞的意思雖然有動手操作的意思,可實際含義比動手操作寬泛得多,還有親身體驗,親自實踐的意思(韋氏詞典:relating to, being, or providing direct practical experience in the operation or functioning of something)。不要把“hands-on”單純地理解成動手能力,而最好理解成實踐能力,應用能力,表達能力,表演能力等等,其體現了“做”這一行為,但更是培養實踐、應用、表達的綜合能力,是一種在進行思維過程之后完成活動的能力,其是一個人生存、生活和工作的先決條件。 

研究中,主要聚焦幼兒在科探活動中興趣持續時間短、動手操作力較差、交往合作能力不夠強、創新意識不夠的問題,通過STEM理念下的科探活動促進幼兒智力與非智力發展,即“喜操作、樂探究、善交往、敢創造”的動手能力。

 

五、研究方法

(一)文獻研究法

通過CNKI網絡數據庫、電子資源、相關專著書籍等搜集有關幼兒科學探究活動、幼兒動手能力等相關文獻。對收集到的文獻分別從幼兒科學探究活動、幼兒動手能力兩大維度進行歸納、分析,發現以科探活動培養幼兒動手能力相關研究的優勢與不足。

(二)調查分析法

在現有碩博士論文基礎上,根據本園實際,修改編制《職院附幼教科研狀況調查問卷》,共計34道選項,通過問卷星發送53份問卷,回收53份,回收率100%,了解幼兒園教師對科研活動的理解與困惑,在研究方案中做出相應調整。

編制、發放問卷《幼兒動手能力培養活動現狀調查(家長版)》540份,回收500份,回收率94%,初步了解研究初期,我園幼兒動手能力存在的問題、家長對幼兒動手能力培養的態度,并在2019年、2020年分別對家長再次進行追蹤。

(三)訪談法

編制《幼兒動手能力培養活動現狀的訪談(教師版)》,訪問教師32名,以筆與錄音方式記錄,時間控制在半小時內,分析幼兒動手能力存在的問題及原因,結合《指南》建議,聚焦在探究活動中幼兒動手能力培養的四大要素:即動作靈活協調、初步探究能力、合作能力與表現和創造力。分別于2019年、2020年,對32名教師進行縱向追蹤訪談 2次。

(四)觀察法

家長和教師對幼兒的觀察貫穿于活動始終,以圖片、錄音、視頻等形式記錄幼兒活動過程,而后就幼兒動手能力培養的四大要素給出相應評價與建議,及時進行學習故事反思記錄,最終形成:幼兒的成長檔案、教師成長檔案袋。

 

六、研究目標

(一)架構培養幼兒動手能力理論與實施體系

(二)聚焦科探活動中幼兒動手能力培養要素

(三)建構以科探活動培養動手能力實施框架

(四)形成以科探活動培養動手能力示范效應

 

七、研究內容

(一)聚焦并培養幼兒動手能力發展

以STEM教育理念開展科探活動,促進幼兒動作靈活協調、初步探究能力、合作能力以及表現和創造力的動手能力發展。

(二)探尋幼兒動手能力培養新模式 

結合導致本園幼兒動手能力發展存在問題的原因,通過以STEM教育理念下的科探活動,打破傳統科學活動的束縛,從研究保障架構—幼兒動手能力聚焦—形成幼兒動手能力培養策略,解決導致問題的原因的同時,形成本園幼兒動手能力培養新模式。

(三)加強幼兒動手能力發展家園協作

研究中,以家園合作搭建科學探究活動平臺,以培養幼兒動手能力發展。

 

八、研究成果與效益         

以STEM教育理念,作為在科探活動中培養幼兒動手能力的理念導向,不斷挖掘、滲透幼兒科探活動的操作價值,形成科探活動中“一核二元三潤美”幼兒動手能力培養模式,由下圖1所示:

圖片1.png


圖1  科探活動中“一核二元三潤美”幼兒動手能力培養模式

將幼兒動手能力培養模式比喻為人體結構,其中,“一核”即統籌架構“四輪六步”理論與實踐體系,寓意人體大腦,把控整體方向、盤活教育科研工作全局;“二元”一指認識成果“三個形成”,意寓人體血液與組織;二指建構操作成果“四層三級”,意寓人體骨骼,在核心大腦把控下,血液與組織、人體骨骼相互交融、密不可分,幼兒在“真實、深入、開放、民主”的科探活動中經歷著有意義的學習,而科探之花在我園不斷潤育出孩童“喜操作、樂探究、善合作、敢創造”四大成長之美、教師“德才兼備、知行合一、內外兼修”三大發展之美、名園“弘揚科技、推行范式、示范輻射”三大效應之美。

將幼兒動手能力培養模式比喻為人體結構,其中,“一核”即統籌架構“四輪六步”理論與實踐體系,寓意人體大腦,把控整體方向、盤活教育科研工作全局;“二元”一指認識成果“三個形成”,意寓人體血液與組織;二指建構操作成果“四層三級”,意寓人體骨骼,在核心大腦把控下,血液與組織、人體骨骼相互交融、密不可分,幼兒在“真實、深入、開放、民主”的科探活動中經歷著有意義的學習,而科探之花在我園不斷潤育出孩童“喜操作、樂探究、善合作、敢創造”四大成長之美、教師“德才兼備、知行合一、內外兼修”三大發展之美、名園“弘揚科技、推行范式、示范輻射”三大效應之美。

(一)研究成果“一核二元”

1.“一核”:統籌架構“四輪六步”理論與實踐體系

(1)“四輪驅動”架構研究保障。

n 管理驅動:充分意識到科探活動中培養幼兒動手能力的現實意義與問題存在,由幼兒園園長鄧曉輝(正高級教師)親自抓、副園長李海鷹(高級教師)、尹紅(高級教師)、李朝霞(高級教師)為領導、教研組長、骨干教師、部分青年教師參與其中,形成層層落實、人人有責、實打實做真研究。

n 制度驅動:根據幼兒園科研管理方案《課題研究管理制度》《課題研究實施制度》等,結合本次研究,先后3次出臺、修訂、完善改革方案——《職院附幼關于在科探活動中培養幼兒動手能力的研究方案》,涉及課題如何管理、如何研究、文字撰寫、家園共育、教師獎勵等多項條例,能夠保障研究科學、合理、可操作進行。

n 人員驅動:研究首先需要一支強大的專家指導、素質過硬的優秀教師隊伍以及和諧的家園共育氛圍:

① 專家團隊。由南充市教體局引領,西華師范大學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李化樹;南充市教科所規劃辦主任任興靈(正高級教師、特級教師);南充市教科所辦公室主任朱霞(高級教師)強力保障指導。

② 園所團隊。我園建園于1958年,是南充市教體局直屬幼兒園,系四川省示范性幼兒園,屬具有良好辦園資質的優質院所,作為省級示范園、科研強園、老牌名園,一直秉承“教育從心開始”的教育理念。全園教職工共計73人,包括1名正高級教師、3名副高級教師、西華師范大學校外碩導2名、碩士研究生2名,南充職業技術學院兼職教師若干。我園第一項省級科研課題《幼兒現代科技啟蒙教育》獲四川省人民政府頒發的“教學成果”二等獎,南充市教學成果一等獎,其科研成果《幼兒現代科技啟蒙教育》由四川大學出版社正式出版發行,面向全國推廣。而后,《家園一體教育有效策略的時間研究》《幼兒園節日親子活動的探索與實踐》課題均喜獲得四川省人民政府頒發的教學成果二等獎,南充市教學成果一等獎,期間另獲得其他科研獎勵數10項?,F有在研省級立項課題2項,市級立項課題3項,含《核心素養視域下幼兒園科學探索課程的建構與實踐》等。

③ 家園共育。一方面幼兒園曾有省級家園共育研究2項、市級研究7項;另一方面,家長支持、鼓勵、配合幼兒園及教師工作,保障順利進行。

n 經費驅動:每年有專門經費預算,此外,幼兒園環境改造、設施設備構建等,都向研究試驗活動傾斜。

(2)“六步生花”層層實踐運行。

在橫向架構保障同時,以“六步生花”層層推進幼兒動手能力發展在科探活動中全面開花。

n 尋求專家建議,確立研究方向。

① 尋求專家團隊建議。

2018年6月,先后3次拜訪南充市西華師范大學教育學院碩士研究生導師李化樹教授、南充市教科所規劃辦主任任興靈(正高級教師、特級教師),確定以培養幼兒動手能力為研究方向。

② 頭腦風暴出臺方案。

2018年6月,就如何“聚焦動手能力”,先后開展集中研討2次,小組分散研討4次,重點解讀重點解讀《指南》《綱要》,以及國家對全面發展復合型人才要求等綱領性文件與會議,初步擬定《職院附幼科探活動中培養幼兒動手能力研究方案》。

n 開展問卷調查,深挖聚焦問題。

2018年7月,編制發放問卷《職院附幼教科研狀況調查問卷(教師版)》《幼兒動手能力培養活動現狀調查(家長版)》,編制訪談提綱《幼兒動手能力培養活動現狀訪談(教師版)》,根據問卷與訪談,對比分析出我園幼兒動手能力現狀及原因,結合問題再次修訂《職院附幼科探活動中培養幼兒動手能力研究方案(2018年8月版)》。

n 審議工作方案,構建活動聯結。

在聚焦幼兒動手能力中亟待解決的問題與原因后,2018年9月,課題組再次召開集中會議1次,結合園所實際,在2018年8月出臺的工作方案基礎上,梳理、深挖幼兒園的資源情況,集中研討2次,小組研討2次,對方案進行完善、修訂,出臺《職院附幼科探活動中培養幼兒動手能力研究方案(2018年9月版)》,確定以“STEM教育”為理念導向、以“幼兒園科探活動”為實踐平臺,培養幼兒“喜操作、樂探究、善交往、敢創造”的動手能力

n 聘請專家講學,完善研究工作。

2019年5月20日,聘請我市教育科學研究所規劃辦主任任興靈來園就舉辦講座;2019年11月13日,聘請中一班家長來園講學;2019年12月12日,聘請南充市嘉陵區教育科學研究室主任蒲大勇來園就如何做研究舉辦講座,專家們從專業的角度為幼兒園課題研究找到正確的方向,并給予中肯、科學、可操作性的建議。此外,幼兒園骨干教師祝銀聆、吳翠華、趙霞、劉君、吳佳馨等就外出學習STEM相關活動,在園傳達活動精神。

n 深化研磨課題,動手全面生花。

研究中,進一步解讀科探活動與幼兒動手的內涵與細節脈絡,為期2年多研究中,教師以STEM教育理念開展科探活動培養幼兒動手能力共計128項,約950余次;家長在家與幼兒開展相關STEM活動共計45項,約400余次。

n 提煉總結升華,形成研究成果。

① 研討成果報告框架。

收集教師活動案例、資料與成果,整理教師優秀文章、反思,梳理課題結題報告。

2020年5月,課題組邀請到南充市教育科學研究所任興靈主任對課題進行指導。會上匯報了開展情況,任主任按照課題書寫的要求,對格式、對階段框架進行了深入指導。

② 梳理成果初步報告。

2020年7月,邀請南充市嘉陵區教育科學研究室主任蒲大勇對課題進行指導。蒲主任提出書寫報告時的四大標準,又從研究目標、內容、進程等6個方面進行了深入細致的指導修改。

③ 總結完善成果報告。

2020年8月,課題組成員再次召開集中會議 3次,由專人撰寫成果報告,小組成員就成果報告給出修改建議。9月,再次拜訪任興靈主任對課題進行指導,根據專家指導對報告進行完善。

2.“二元之一”:認識成果“三個形成”

(1)形成了幼兒動手能力培養重要性的正確認知。

通過研究,打破傳統科學活動模式束縛,聚焦幼兒動手能力發展四大要素,使家長、教師在活動開展過程中,充分認識到培養幼兒動手能力的重要性,改善幼兒動手能力存在的短板,意識到幼兒動手能力的培養能促進其動作的協調與靈敏、初步探究能力、合作能力、表現與創造能力的發展,對其終身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2)形成了家園協作培養幼兒動手能力的共育理念。

充分認識到家庭和幼兒園都是科探活動中培養幼兒動手能力的重要場所,家庭能為科探活動的開展提供多且廣的活動資源,通過幼兒科學探究活動的開展能有效促進教師、家長教育理念與教師專業素養成長,促進幼兒動手能力發展,增近家園、家幼、師幼、幼幼情感。

(3)形成了授幼以“魚”到授幼以“漁”的教育觀念。

以STEM教育理念下開展的科探活動中,打破了以往科探活動中以教師為主導的傳統模式、家園科探活動脫節、家長忽視幼兒動手能力培養重要性等現狀,幼兒在活動中具有更多的主動性與積極性,其有更多的時間和空間去動手探究想要解決的問題,在這個過程中,逐步使教師和家長由授幼以魚到授幼以漁。

3.“二元之二”:操作成果“四層三級”

根據幼兒動手能力發展存在問題的現狀,結合STEM理念開展科學探究活動,聚焦幼兒動手能力發展,形成“四層三級”操作成果,其中以“科探三開提供幼兒動手能力培養基礎—科探三課優化幼兒動手能力活動內容—科探三小追隨幼兒動手能力有效實踐—科探三評保障幼兒動手能力質性提升”,以期在科探活動中幫助教師與家長轉變教育理念,尋找更為科學的探究模式培養幼兒的動手能力,如下圖2所示:

圖片2.png


圖2  科探活動中“四層三級”培養幼兒動手能力操作框架

教師充分把主動權交給幼兒,幼兒通過親身經歷、動手操作,從“培養基礎——內容追隨——有效實踐——質性評價”,使他們探究過程中有話并敢說、有想并敢畫、有行并敢做、有獲并敢用,習得“喜操作、樂探究、善交往、敢創造”之動手能力。

(1)“科探三開”提供幼兒動手能力培養基礎。

通過開發園所環境、開發活性材料、開發家園資源,培養幼兒動手能力之基礎:

n 開發園所環境。          

以“探究”為核心,打造“三Yue空間”—即“樂趣、喜悅、超越”,從物質空間、心理空間開發自然、真實、愉悅情境,其中,物質空間能推進幼兒心理上愿意并想要進行動手探究,達到自我超越,如下圖3所示:

圖片3.png


圖3 科探活動中打造“三Yue空間”培養幼兒動手能力

① 2年多來,幼兒園以“樂—樂趣”為指導思想,打造幼兒小廚房、木工坊以及科發室3類功能室,以紅、黃、藍為基調,翻葺一樓中操場、籃球場,對戶外操場重改建;以“悅—喜悅”為指導思想,美工坊推陳出新,“綠色”、“清新”,兼具環保、節能、自然、個性;分園重新改建,同樣以“綠”為中心,對室內外進行重新布置與修葺,青青草地、綠樹成蔭、花香鳥語,給幼兒真實、自然、愉悅的自然探究空間。

② 以“越—超越”為指導思想滲透幼兒心理空間,以“真實愉悅的物質情境,推進想要超越的心理環境,繼而引發探究活動起源”層層推進。其中,真實的物質環境可以是為了開展活動而提前預設,讓孩子在與真實環境互動下遭遇現實問題,也可以是孩子在實際生活中真實遭遇的問題,在幼兒遭遇現實問題后,進一步推進心理上對發現的問題想要主動探究,進而引發幼兒動手探究活動的起源。

案例1:《做豆腐》—用黃豆做美味的豆腐

一天,分園中二班的老師讓每位孩子帶一盆植物裝扮植物角,漂亮的植物角很快就被裝扮起來了,萌萌帶來了一格子泡在水里的小豆子,一開始小豆子并不起眼,但幾天后,豆子居然發芽了,而且越長越高,孩子們紛紛圍在豆子面前觀察,于是,老師順勢開展有關黃豆的觀察與探究,由觀察豆芽—了解黃豆的特性—品嘗有關黃豆的美食,《做豆腐》的探究活動就此拉開帷幕。

n 開發活性材料。

做好材料投放是幼兒進行有效和高質量探究前提,以“活”為核心,展開“情景投放激發興趣、導向投放滿足需要、層次投放循序漸進、個別投放因材施教、開放投放無限可能”的投放策略,使活性材料為幼兒動手能力的培養提供基礎,如下圖4所示:

圖片4.png


圖4 科探活動中投放活性材料培養幼兒動手能力

① 情景投放激發興趣。

探究,首先是要來源于幼兒真實生活情境,這就需要老師在幼兒實際生活中觀察其言行,發現其興趣點,并有意識投放材料營造情境,亦或是教師想要就幼兒的某個興趣點去生成探究活動,而有意識投放材料。

例如,在教室里不經意投放紙箱激發對紙箱的興趣,引發活動《奇思妙想的盒子》;在區角中投放生雞蛋、熟雞蛋,讓孩子猜測生雞蛋與熟雞蛋的區別,引發活動《保護雞蛋》;在自然角投放大量有關藕的元素,如蓮蓬、荷花等,引發活動《“藕”然愛上你》……。

案例2:《有趣的自行車》—制作自行車

一天 ,老師在操場上放了一輛自行車,每天老師帶孩子們去戶外玩耍的時候,孩子們都會圍在旁邊擺弄自行車,在孩子們的擺弄下,自行車的零件被損壞了,這時老師就提議要讓孩子們修自行車,孩子們通過多次嘗試后,自行車還是沒有修好,這可怎么辦呢?子涵說:“要不我們一起做一輛真正的自行車來還給老師吧”,就此活動拉開序幕。

② 導向投放滿足需要。

根據幼兒在活動中生成的問題,力求使材料能夠滿足幼兒現階段的實際發展需要,并以此有針對地選擇、投放那些對幼兒發展有促進作用的操作材料。

案例3:《一帆不風順 揚帆再起航》——制作帆船試航

一張在木筏上的旅行照片,引發了孩子們想要制作帆船的活動,在第一次制作好小船,可試航實驗失敗的情況下,老師感覺有一些沮喪,可實驗的失敗更加激發想要進行船的制作,于是教師展開區域大聯動,在班級美工區、建構區、科學區、閱讀區都投放有大量關船的材料,孩子們可以動手制作各式各樣的小船。

① 層次投放循序漸進。

投放的材料要根據幼兒活動的目標,按照由淺入深、從易到難的要求,分解出若干個能夠與幼兒的認知發展相吻合的、可能的操作層次,使材料“細化”。

主要表現為對材料投放數量和種類的循序漸進,不僅要精挑細選,避免材料復雜過多,亦要避免材料簡單過少,同時教師要根據幼兒遭遇問題的行為及時進行調整,促進活動在循序漸進的過程中科學推進。

案例4:《奇思妙想的盒子》—用牙膏盒子裝機翼

青青老師在指導孩子用盒子搭建設計的過程中,發現明明這一組的小朋友在為搭建的紙飛機做機翼,可長方形的牙膏盒子怎樣才能到裝到更大的長方體機身上面呢?孩子們用膠水進行粘合,可不久機翼就掉了,這時青老師及時投放亮膠布、雪花片材料,孩子們首先想到用膠布進行粘合,可粘上去的機翼也不夠牢固,那么老師提供的雪花片有什么用呢?青老師提示:“想一想雪花片的操作原理是什么?”在青青老師的引導下,孩子們以雪花片想到了用鑲嵌的形式將機翼牢牢地固定在機身上。

② 個別投放因材施教。

班上幼兒發展水平不一,教師在投放材料后,要注意觀察不同層次幼兒能力表現,并進行分析,從不同能力幼兒需要中及時調整材料內容。

案例5:《找房間》—給小動物找房間

中班《找房間》活動中,教師為幼兒投放了動物圖片、數字卡片 、以及樓房,讓孩子們在畫好的樓房上為小動物找房間,通過觀察發現,能力弱一點的幼兒沒有弄清楚樓房是從下到上,從左到右找房間,于是教師及時為 他們提供了箭頭,在箭頭的指引下,能力弱一點的孩子也能為小動物找到房間。

③ 開放投放無限可能。

即教師要提供多種可能的材料供幼兒操作選擇,幼兒在自主選擇過程中可能會生成很多不可思議的想法。

如在手工活動時除了常見的紙張、畫筆、彩泥、廢舊材料等,還提供一些新穎獨特的材料,如:黃泥、毛線、編織用的玉米皮辮子、布辮子、穿手鏈、裙子用得樹葉、高粱稈、刺繡用的涼席、紙殼、麻袋……這些材料都能激發幼兒的活動興趣與創作欲望。

案例6:《枇杷樹下的故事》—采摘樹上高高的枇杷

分園的枇杷樹結果啦,孩子們看到樹上的枇杷都想要親自去動手采摘,老師看孩子們都把小手舉得高高的、小腳墊的高高的,可還是夠不著樹上的枇杷,于是決定和孩子們開展采摘枇杷的探究活動。

枇杷樹這么高?可以給孩子們提供哪些工具?首先,教師提供了輪胎、凳子兩種材料,孩子們紛紛用凳子和材料搭成小梯子,根據枇杷的高度不斷調整小梯子的高度,而后教師又提供了棍子、鉤子、繩子等材料,孩子們利用這些材料,有的用棍子敲打、有的用鉤子直接鉤在樹枝上取樹上的枇杷等等。

n 開發家園資源。

以“真”為核心搭建科探家園平臺,在教師、家長雙向轉變成長的同時,最終達到幼兒通過科探活動“在真實情景中發現問題,運用工程思維、動手探究問題解決方法,在發現問題和解決問題的過程中獲得動手能力發展”,如下圖5所示:

圖片5.png


圖5 科學探究活動中家園共育培養幼兒動手能力發展

① 首先,培養家長對動手能力的重視。

課題開展前,發放問卷《幼兒動手能力培養活動的現狀(家長版)》540份,回收500份,回收率94%,初步了解幼兒動手能力的表現,以及家長對幼兒動手能力培養的態度,其中有15%的家長認為沒有必要培養幼兒動手能力,認為動手能力僅僅就是一些簡單操作;65%的家長認為應該幼兒動手能力培養,但不是非常重要的任務;20%的家長認為非常需要,動手能力的培養對幼兒來說非常重要??梢钥闯鲈谘芯砍跗?,家長對幼兒動手能力的培養并不夠了解,且不夠重視。   

以家長會、家園聯系欄、微信公眾號、班級聯系群、班級環創等多種形式,向幼兒的家長(包括爸爸媽媽、爺爺奶奶、保姆……)告知幼兒動手能力培養的重要性,同時宣傳STEM教育理念下的科探活動,并邀請、鼓勵家長積極參與活動中來,2019年、2020年,分別在課題開展中后期,再次對家長進行對幼兒動手能力培養的調查,我們欣喜地發現家長對幼兒動手能力培養的態度逐步由不夠了解到愈來愈了解、由不夠重視到愈來愈重視,具體如表1所示:

時間

沒有必要培養

應該培養,不是非常重要的任務

非常需要培養

2018

15%

65%

20%

2019

10%

33%

57%

2020

2%

15%

83%

表1 家長對幼兒動手能力培養的重視程度對比表(2018年—2020年)

② 其次,鼓勵家長參與科探活動真實實踐。

研究初期,通過家長會、家園聯系欄、微信公眾號等形式開展廣泛宣傳、發動家長展開頭腦風暴、要求家長在家與孩子共同收集資料、邀請家長來園協助活動、尋求家長幫助提供資源、鼓勵家長在家和幼兒展開科探活動。

案例7:體驗式家長會《蛋堅強》—保護雞蛋不被摔壞

幼兒園一改以往家長會形式,讓家長真正參于到探究活動中來,每期開學各班開展科探體驗活動,如總園中一班體驗式家長會《蛋堅強》。

教師首先將家長分成6個小組,每個小組4-5人,各組提供一個雞蛋、紙箱、繩子、報紙、水、氣球等材料,讓家長想辦法進行第一次實踐,即如何利用提供的材料使雞蛋在一定距離外,摔在地上不壞,在一定時間內,家長通過小組討論、動手制作、集體分享,就第一次實驗討論自己小組的想法與制作過程;在第二次實驗中,教師要求大家以最少的材料保護雞蛋不被摔壞,于是家長開展第二次設計、制作、實驗,當然第二次操作比第一次基礎上有了更大的挑戰,有的小組失敗了有的小組成功了,在集體分享操作過程后,失敗的小組們,再次對自己的設計進行改進、再次進行實驗。

在為期兩年多的科探活動之后,家長通過真實的探究活動,達到真參與、真體驗、真理解、真轉變、真成長,理解科探活動精髓,轉變傳統科探觀念,幫助幼兒在探究中促提動手能力。

案例8:家幼《搭雞棚》—給母雞搭建房屋

在疫情期間,大二班的一位家長(該家長是我園一名教師,其在家與幼兒開展了系列科探活動,說明科探活動無處不在,家庭也是開展活動的重要場所)利用家里的大量木材,與幼兒為家里的2只母雞搭建雞棚,具體如下所示:

活動來源于失敗的活動案例《方艙坦克醫院》,起源于疫情期間幼兒與家長宅在家中,發現家里有一大堆舊木材,家長想要用木材和幼兒進行一些搭建活動,同時發現幼兒持續一段時間迷戀畫坦克,于是抓住這個教育契機,想要讓孩子選擇用木材搭建坦克或者方艙醫院,但幼兒思考想要搭建方艙坦克,這樣既有醫院又有坦克,于是家長追隨者幼兒的興趣給幼兒開展搭建坦克醫院活動,但疫情期家里關于搭建的材料不足,坦克搭建實在太復雜,在活動陷入難以開展時,家長讓幼兒自主搭建,期望在由此找到活動的突破口,在自主搭建中幼兒又想到給家里的小雞搭建雞棚,家長與幼兒認為搭建雞棚比較起搭建坦克要容易一些,雞棚搭建好后還可以對幼兒進行生命教育,于是搭雞棚的活動正是拉開了序幕。

引發出搭建雞棚的問題之后,家長根據該問題初步設計了了解房屋基本構造、制作迷你雞棚、正式搭建雞棚、給雞棚設計雨棚四大環節,其中,每一個步驟又有諸多小環節來支撐活動的開展,但計劃并不是一成不變,家長要根據幼兒的興趣調整活動方案,其在最初只設計了四個大的步驟,在活動中兩次小“意外”——發現幼兒對用木材搭建迷宮感興趣、幼兒在設計中增添了床、煙囪、凈水器等元素,于是在家長預設的下,搭雞棚的活動還延伸出一系列持續活動。


圖片6.png

圖 6 家幼科探活動《搭雞棚》培養幼兒動手能力主題網絡圖

① 最后,注重對家長多方活動反饋。

活動成果的反饋主要通過主題墻、主題夾、學習故事、成長檔案、成果匯報等來實現。

主題墻上老師會及時展現孩子們的調查表、活動設計圖、活動的照片、活動的記錄過程,體現幼兒科探活動的軌跡,和孩子的成長足跡,讓家長了解到孩子在活動中的所思所為。

但墻面是有限的,當一個新的科探活動產生時,老師會上一次活動的資料打包,懸掛在墻上供家長隨時翻閱。在每學期末,老師會根據本期幼兒科探活動撰寫學習故事,制作幼兒成長檔案袋,每年利用大型活動邀請家長參與,將幼兒活動歷程、制作結果等展示給家長,讓家長通過各種方式了解科探活動的內涵,感受幼兒動手能力培養的重要性以培養幼兒動手能力的發展。

此外,還需要家長對幼兒及整個活動進行評價,以幫助教師能更好地對活動進行調整、精致。

(2)“科探三課”優化幼兒動手能力活動內容。

在動手探究過程中,需要為幼兒甄別有價值的科探活動內容,并根據幼兒的興趣與言行不斷調整、完善活動內容,以靈活性的內容去支持幼兒動手探究。期間,以“基礎課程——面向全體、項目課程——面向分層、創客課程——面向個體”層層架構真實、深入、融合、開放、民主的探究內容,使幼兒動手能力由基礎夯實逐步過渡到視野開闊,最后形成個性化發展,如下圖7所示:

圖片7.png

圖7 培養幼兒動手能力的科探活動內容

第一層為基礎課程,內容來源于幼兒園現行主題活動;第二層為項目課程,內容可能來源于基礎活動中對主題活動的深化,也有可能來源于幼兒的真實生活所遭遇的問題;第三層為創客課程,利用來自教體局、科協、機器人中心的師資力量,嘗試開設適合幼兒園階段的簡單編程等創客活動。

n 基礎課程。

基礎課程以主題課程下的領域活動為主,貫穿于幼兒一日生活各個環節。我園一直采用南師大出版的《幼兒園整合課程》,這也是幼兒園一直沿用的傳統,在科學探索活動中,教師以“真實、深入、融合、開放、民主”的STEM理念,開展主題活動,以夯實幼兒領域知識,為項目課程的展開打下基礎。

如中班上期主題活動《傘花朵朵開》中,涉及語言、社會、藝術、健康、科學五大領域,其中重點開展科學探究活動的有《愛畫畫的小公主》《美麗的傘》《油紙傘》《傘面滲水實驗》《傘的大分類》,在著重開展科學領域活動中,教師可能會融合其他領域,在著重開展其他領域活動中,教師也可能會融合科學領域,科學探究與其他領域密不可分,并非單獨存在的板塊。

n 項目課程。

“項目”即幼兒在探究活動中發現與解決問題所經歷的過程,項目課程可能來源于基礎課程的衍生,亦有可能來源于幼兒實際生活中遭遇的問題,在基礎課程的基礎上開闊孩子視野,一般情況下,其開展為每班每學期不少于1次,而這1次項目活動則是一段持續進行的過程。

在展開過程中,全體幼兒共同經歷項目過程中問題發現與解決,其面向不同層級的幼兒,又能促進全體幼兒的共同進步。例如,在小組中,有的孩子腦子活躍,能根據小組成員的意見想出更多不同的觀點;有的孩子畫畫的好,能夠綜合小組的意見畫出設計圖;有的孩子動手能力強一點,在制作過程中可以帶領一個組的孩子共同完成任務……

2019年上期小班組《開心農場》、中班組《小小飛天夢》、大班組《未來建筑師》……,均是教師追隨幼兒,根據基礎課程衍生出的項目課程;此外,2019年下期總園小三班《西西布布之家》、中一班《旋轉的力量》《探索竹趣》……、2020年下期總園大三班《小雞孵化器》、分園小二班《做豆腐》、分園小一班《波利和墨菲的婚禮》……,也均是追隨幼兒在日常生活中遭遇的現實問題開展的項目課程。

n 創客課程。

“創客”一詞源于英文單詞“Maker”或“Hacker”,有廣義和狹義兩層含義,廣義上的創客指有自己的想法,勇于實踐創新的一群人,通過嘗試開設適合幼兒園階段的簡單編程活動,讓幼兒通過動手實踐、自由探索將自己的創意想法轉變為現實的作品,在做中學、做中思、做中創、做中享。

在創客課程中,幼兒園主動對接市市教體局科協,充分利用來自教體局、科協、機器人中心的師資力量,利用編程貓小火箭幼兒編程(4-7歲),在大班幼兒中嘗試開展編程探索實踐,將編程語句簡化為帶圖案的編程積木,讓孩子用積木編出作品,創作出動畫故事、創意展示或者科學模擬實驗,提升邏輯思維能力?,F階段,我們先后嘗試開展了《球球大作戰》《智能搬運工》《水果切切切》《灌籃高手》《拔蘿卜》《給孩子科普新型冠狀病毒》等活動。

(3)“科探三小”追隨幼兒動手能力有效實踐。

以小游戲、小實驗、小制作三種形態,在三類課程中滲透幼兒動手意識、培養幼兒動手習慣、強化幼兒動手能力。其中,三種形態可能是單獨存在,亦有可能相互交織、循環融合,追隨幼兒動手能力培養有效實踐,具體如下圖8所示:

圖片8.png


圖8 “科探三小”循環追隨幼兒動手能力有效實踐

n 在科探小游戲中滲透幼兒動手意識。

在科學探究活動中以游戲形式“在學中玩耍,在玩耍中思考,在思考中發現問題,在發現問題中進行動手探究,在探究中解決問題”。其中,幼兒的感知覺、注意、記憶、思維、想象都在積極活動著,不斷地解決游戲中面臨的各種問題,這使幼兒思維活躍起來:即在激發起主動發現科學的同時,喚醒動手意識,有機將科學知識滲透到動手能力培養中去。

案例9:《擁抱大樹》—探究大樹的奧秘

《擁抱大樹》活動來源于班級主題活動,在活動中,教師帶著班上的幼兒開展了一系列科探小游戲,如到幼兒園操場外認識幼兒園樹的形態、用途;在區角中投放有關樹葉制作的標本;讓家長帶孩子們到戶外去認識更多不同種類的大樹;認識各式各類的木材等等,在一系列認識樹的游戲活動中,孩子們對樹的興趣越來越濃厚,逐步引發出下一步開展以樹到制作凳子的活動。

n 在科探小實驗中培養幼兒動手習慣。

科探小實驗關鍵是緊緊圍繞“探究”兩個字,通過“發現問題—動手操作—獲得直接經驗—培養動手習慣”,利用簡易的工具、材料、儀器設備,讓孩子們自己動手做,在操作中獲得直接經驗,培養他們動手做科學的習慣。例如,透過各種顏色的糖紙來看日光燈顏色的變化等活動,教師示范一遍后,可讓每個幼兒動手操作,當幼兒看到燈變成了各種美麗的顏色時,會高興得直拍手。在小實驗中,幼兒通過看看、聽聽、摸摸,甚至拆拆、裝裝,既能表現自己的能力,實現自己的愿望,又能從創造和成功中獲得愉快,幼兒在實驗過程中一個個都變成了專心致志的“操作手”和“實干家”,這樣的探究過程正符合幼兒階段的學習特點:  

首先,它不斷滿足和刺激幼兒的好奇心,引起孩子探索的愿望;其次,給予幼兒運用多種感官接觸,感知周圍的物質世界;再次,它促使幼兒對實驗的結果進行思考,從中增長智慧;同時,通過科學知識的運用,感受其給我們生活帶來的方便;最后,它給予幼兒成功的體驗快樂,在實驗的過程中逐步培養幼兒動手的好習慣,亦能為進一步的科探小制作打下鋪墊。

案例10:《保護雞蛋》—保護雞蛋不被摔壞

  在《保護雞蛋》活動中,教師為孩子們設置了幾種小實驗層層推進活動開展。首先,圍繞雞蛋猜想一堆雞蛋中哪些是熟雞蛋、哪些是生雞蛋?并在區角里投放不同的雞蛋,激發孩子對雞蛋的探索興趣,而后,教師進一步讓孩子實驗如何從高空拋下雞蛋,保護雞蛋不被摔壞,孩子們從老師提供的不同材料中,紛紛實驗不同的方法保護雞蛋不被摔壞,在實驗中,不斷培養孩子的動手能力,并引發了接下來孩子們做皮蛋的小制作。

n 在科探小制作中強化幼兒動手能力。

科探小制作相比較小游戲與小實驗來說,幼兒動手操作、親身體驗的探究程度更深、更廣,持續時間更長。

在過程中,以“問題發現—談論交流—設計制作—實驗解釋—深化或延伸—評價反思與精致”進行探究制作,每個環節沒有固定的順序要求,可以相互交融,反復出現,可以不同環節之間的反復進退。其中,以幼兒在活動中的反復探究為核心,強調操作過程中工程意識的介入,重視設計與制作,即幼兒的實踐環節,以期在過程中培養幼兒動手能力發展,達到比較理想的結果。

案例11:《移動的娃娃家》—滿足孩子們想要移動的娃娃家欲望

《移動的娃娃家 》起源于教師的一次突發奇想——孩子們在幼兒園最喜歡什么?教師辛辛苦苦為他們創設的活動區,他們喜歡什么?不喜歡什么?不如跟孩子們來次心與心的交流……通過談話,出乎教師意料地指向了小班時常玩,而大班起就已經“廢棄”了的角色游戲“娃娃家”。于是教師引導幼兒進行了設計其心中的娃娃家——紙箱變身制作移動的娃娃家——變身土木工程師安裝娃娃家門、窗、屋頂等活動——變身藝術家裝扮美美的娃娃家——遭遇娃娃家沒有光線怎么辦——結合小汽車天窗,想到用白色薄膜改進娃娃家——娃娃家后續運營問題……

整個過程有機地將科學、工程、技術、數學甚至藝術等領域融合在一起,孩子通過相互協作,經歷了設計、測量、估算、鏤空、雕刻等工序,學會比較熟練使用膠水、膠布、刻刀、尺子等多種工具,促進動手能力發展。

(4)“科探三評”保障幼兒動手能力質性提升。

評價應貫穿活動始終,目的是幫助教師、家長判斷幼兒習得的內容多寡與深度,以“成長檔案袋”為主要評價工具,以“學習故事”反思為評價核心載體,在幼兒活動中進行縱向與橫向評估,包括正式的也有非正式的評估,其往往是交叉使用的,將評價貫穿于活動始終,在持續化的評價中,不斷精致優化活動,保障幼兒動手能力培養質量。

n 誰來評?

幼兒園活動強調教師、家長與幼兒之間的合作,因此評價應該由教師、家長和幼兒合作實施。

 

誰來評

評價主體

評價方式

幼兒

口頭交流、符號圖例、日?;?/span>

教師 、家長

訪談、問卷調查、觀察記錄、反思性日記、成長檔案袋

表3 科探活動評價中“誰來評”保障幼兒動手培養質量

n 評價誰?

包括評幼兒、評活動兩部分。其中評幼兒:聚焦幼兒操作靈敏與協調、探究欲望、合作能力以及創造力四大維度描述幼兒動手能力發展、根據幼兒在活動中的行為與語言,反思其行為背后意圖、幼兒是否達到相應的教學目標;評活動:幼兒各項活動是否達到所預設的學習目標、幼兒在活動中的感受、活動持續性與融合性。

項目

主體 

評價內容

評價內容

評幼兒

幼兒動手能力發展描述,主要聚焦幼兒操作靈敏與協調、探究欲望、合作能力以及創造力四大維度。

幼兒在活動中的行為與語言,反思其行為背后意圖

幼兒是否達到相應的教學目標

評活動

幼兒各項活動是否達到所預設的學習目標

幼兒在活動中的感受

活動持續性與融合性

表4 科探活動評價中“評價誰”保障幼兒動手培養質量

n 怎樣評?

評價是鑲嵌在真實任務中的,是整個學習過程中的不可分的一部分。在對兒童的評價、對活動的評價都可以采用非正式評價和正式評價進行,通過對幼兒與活動的評價,教師才能夠對上一步的活動作出評估,從而對下一步活動作出調整。  

 

 

 

項目

要求

評價過程

怎樣評

持續評價貫穿始終

原有動手能力經驗評價——針對幼兒某一行為或活動后動手能力發展作出個別性評價;就活動作出整體評價——根據評價及時優化活動方案——對優化后的方案進一步進行實施——再次循環評價、優化、實踐——撰寫學習故事、形成幼兒或教師成長檔案袋

表5 科探活動評價中“怎樣評”保障幼兒動手培養質量

案例12:《探索竹趣》—制作竹花盆

《探索竹趣》來源于教師在幼兒的一次同伴交流活動,由發現班級幼兒對掛在墻上的竹子飾品,引發對竹網的興趣——教師引導幼兒通過觀察竹子,引發對光禿禿竹子的好奇——幼兒主動生成要自己制作竹制品的活動——師引導幼兒自行分組設計竹制品——幼兒以小組為單位制作竹制品——師幼共同實驗竹制成品適用性并進行改進——再次對改進后的竹制品成品進行測試、完善(期間融合科學、技術、工程、數學、藝術等領域)。

對幼兒豆豆在探究竹子活動前后動作能力發展,作出相關描述,具體如下表2所示:

項目

動手能力要素








前期動手能力









活動后動手能力發展

 

 

 

 

 

 

 

探索竹趣

動作靈活協調

1.會使用小刀、剪刀,但不會使用鋸子、鉗子等工具。

2.不能熟練地戴手套,需要成人幫助

1.會使用鋸子、小刀等使用,知道怎么將圓圓的竹筒化身成竹條

2.會使用竹條、鉗子等進行編織、捆綁

3.能熟練戴手套,知道在操作時要用手套將小手保護好。

初步探究力

科學知識:

1.見過、摸過竹子,知道竹子是綠色的,一節一節的。

2.吃過竹筍。

3.見過竹子做的手工藝品。

科學知識:

1.品嘗竹筍的味道,知道竹筍對身體發展的好處

2.了解竹子的內外構造;由筍竹子的生長過程;竹子的用途;花盆底部留有洞口以便植物呼吸

設計制作:

1.設計:運用各種資源查找竹制品樣式,繪制設計圖

2.測量:用實物測量的方法,讓制作品不同部位所需材料長度相等等,利用軟尺、直尺、實物等測量竹子的長度等。

3.估算:估算制作成品大概需要多少竹子?多少竹條?一根竹筒可以裁成多少不同大小的竹條等。

交往合作力

跟家長有一起了解竹子的知識

1.同伴、師幼間交流,描述有關竹的相關活動

2.分組設計制作品——實際編制設計品——投入使用優化改進,集集體智慧完成制作品

3.培養了熱愛大自然的情感

表現與創造

將竹子當做玩具來玩,比如說把竹葉當做娃娃家里炒的蔬菜

1.同伴協作動手設計花盆

2.小組動手給編制好的竹制花盆涂色、種植盆栽

表6 《探索竹趣》活動前后幼兒動作能力發展對比描述表

可見,在《探索竹趣》科探活動中,有機地將科學、工程、技術、數學甚至藝術領域融合在一起,引導幼兒主動積極探索與創造,在動作靈活與協調性發展方面學會了熟練運用小刀、鋸子、手套等工具,甚至用竹條捆綁等能力;在初步探究能力方面不僅從中獲取有關在傳統科探活動中有關竹的科學常識,同時獲取設計、測量、估算等能力;在交往能力方面,能夠與同伴協作集集體智慧完成竹花盆制作,培養其熱愛自然的情感;在創造與表現力方面同伴完成花盆制作后,對花盆還進行精心裝飾。

(二)研究效益“三潤美”

在為期近兩年來的研究與實施中,研究組根據幼兒園實際現狀,巧妙結合STEM教育理念為指導的科學探究活動與幼兒動手能力培養,在教師、家長雙向協作下,我們欣喜地感受到:第一,家長、教師對幼兒動手能力的培養有了全新認識;第二,通過科探活動新模式建構與實施,幼兒動手能力發展有了實質性新突破;第三,家園互動質量得到質性飛躍,雙向合力不斷實踐滲透,使得科探之花不斷潤就孩童成長之美、教師發展之美、名園效應之美。

1.科探潤童心,浸育幼兒成長之美

實現五個真性轉變:真生活、真問題、真探究、真運用、真成長,培養利于幼兒終身發展之動手能力——喜操作、樂探究、善合作、敢創造。

幼兒在國家、省、市、區等各項各類比賽中屢獲佳獎 ,包括參加四川省體育大賽,榮獲球操一、二等獎各1次、體操二等獎1次、足球三等獎1次;參加南充市機器人大賽獲一、二、三等獎40余人;參加各級各類美術比賽、文藝活動均獲得極佳成績。具體表現為:

(1)喜操作:玩中做玩中學。

在傳統科探活動中,教師往往占活動的主導地位,這個時候教師更加注重活動的過程,雖然孩子在整個過程中也有觀察探究等環節,但這種探究僅僅是通過一系列小實驗讓孩子觀察一個現象,隨后告知孩子一個道理,與這種淺嘗輒止的科探活動不同,在STEM教育理念下的科探活動中,孩子通過在操作中游戲、在操作中實驗、在操作中制作,在玩中做、玩中學,培養了喜愛操作的興趣與意愿,促進動手能力的發展與進步。

案例13:《小小飛天夢》—制作和飛機有關活動

《小小飛天夢》起源于中班基礎課程《認識飛機》,中班組以建造飛機為問題解決,開展探究活動,各班級根據本班幼兒的興趣和特點,圍繞建造飛機的問題開展系列操作活動,如《彈力的認識》《折紙飛機》《助力飛翔》《一群小人乘機啦》《??!如何讓我飄揚》……

(2)樂探究:真問題真解決。

在以往科探活動中,教師往往只是讓幼兒進行簡單的科學觀察與探索,然后告訴幼兒一個原理,對于處于具體形象思維階段的幼兒來說,這樣淺嘗輒止的探索活動是不能完全理解其中緣由的,更沒有辦法長遠地運用到日常生活中的問題解決。本研究中,教師根據幼兒在日?;顒踊蛘呋顒又杏龅降膯栴},并圍繞問題進行探究—實驗—改進—再次循環往復,其結果是開放式的,整個過程教師并不僅僅告訴幼兒一個科學原理,更重要的是讓幼兒在真問題解決的過程中,去經歷有意義的學習,獲取動手的能力。

案例14:《青菜澆水器》—解決靠近墻內青菜澆水難問題

《青菜澆水器》起源于一次孩子們的意外探討,一天,紅紅和明明發現自己班上種植的青菜有長得好,有的卻長得不好,這一點引發了班上孩子們的好奇心,在老師的引導下,孩子們一致得出:由于靠近墻里面的菜離外面比外面的菜遠,導致靠里面的菜澆不到足夠多的水。所以孩子們決定要親自制作一個青菜澆水器,幫助靠近墻里面的菜也能澆到水,在老師的引導下,孩子們在家長的幫助下了解了一系列有關澆水器的知識,圍繞如何澆到靠近墻的菜展開各種設計與實踐,在探究過程中,孩子們通過試錯、改進、再試錯、再改進,最后制作出有長管子的膠水器,解決了距離比較遠的菜澆水難問題。

(3)善合作:小社會大作用。

在研之前,課題組就幼兒動手能力培養存在的問題進行調研,發現幼兒存在合作能力不夠強的現象,通過研究,在探究活動中,幼兒在不經意間共同發現某個問題,并通過相互協作共同操作、實踐去解決問題,看似不經意,卻不知不覺中在班級這個小社會中,習得了發現問題與解決問題的能力。

案例15:喵喵妙妙屋—給流浪貓搭貓屋

《喵喵妙妙屋》起源于幼兒園有許多流浪貓,孩子們看到這些貓貓一到冬天沒有地方可以去,有的貓貓剛出生,貓媽媽到處給小貓找居住的地方,豆豆突發奇想:“不如我們給它們建個小屋吧”,孩子們紛紛回應要給貓貓建小屋,在這個過程中,孩子們互相合作,從收集材料到設計貓屋到搭建貓屋,貓屋搭建好后,孩子們在貓屋旁繼續投放食物,讓小貓習慣在貓屋居住,在幼兒園這個小社會圈子里,孩子們通過相互合作,不僅達到了人與人的和諧共處,同時達到了人與物的共生共長。

(4)敢創造:新挑戰新收獲。

創造要貫穿活動始終,同時也需要用創造的思維與精神參與活動,孩子們才能獲得更有價值的挑戰與收獲,通過科探活動的開展,我們不僅要孩子有想法,還要敢想、敢說并敢做,在這個過程中培養了幼兒善于表現與創造的能力。

案例17:小雞孵化器—做孵化器孵小雞

2019年總園大三班《小雞孵化器》活動中,教師發現本班幼兒對孵小雞的興趣,一天,晨晨和自己同桌的小朋友提出:“我們想要嘗試自己孵小雞?!边@個想法讓全班小朋友都躍躍欲試,可是,制作孵化器是一個比較復雜的過程,孩子們可以實現嗎?活動在老師的猜想中展開,但老師一直跟隨孩子的興趣層層推進本次活動。

在整個過程中,老師和家長從有關小雞孵化、制作孵化器等資料收集—引導孩子設計孵化器—邀請家長來園一起動手制作—幫助孩子尋找有受精卵的雞蛋—請家長每夜幫助看護孵化出來的小雞—假期將小雞送到鄉下喂養等活動,在這個過程中,孩子們遇到了最大的困擾就是做出來的孵化器沒有可以保暖的燈,這時然然提出:“我們可以在里面多鋪一些棉花”,小星說:“我們可以在網上買些半成品烤燈來加工呀!”孩子們一次次嘗試,在一位小朋友奶奶的幫助下(這位奶奶有孵小雞的經驗),小雞終于孵化了出來,當然孩子們還有更奇思妙想的想法,也就展開了這個活動的后續活動——用木工坊旁邊的柵欄搭雞棚……

2.科探潤園丁,成就教師發展之美

實現五個真性轉變:真重視、真理解、真追隨、真反思、真成長,成就教師三大發展之美——德才兼備、知行合一、內外兼修。

 

項目

論文發表情況

課題(優秀成果)獲獎

省級

市(縣)級

小計

省級

市級

匯報交流

小計

統計數

8

6

14

2

6

3

11

表7   近2年來研究論文及個人獲獎情況統計表

 

項目

 

縣級以上個人榮譽

公開課(講座)

指導學生獲獎

市級以上公開課(講座)

省級以上公開課(講座)

省級以上

 

市級

統計數

10

30

5

95

35

表8  近2年來教師以及指導幼兒獲獎統計表

(1)推崇高尚師德,做到德才兼修。

在廣泛學習國家、省、市關于“師德師風建設”的相關法律法規與政策的基礎上,課題組把科探活動同時融入到教師們的師德師風建設工作中,堅持思想鑄魂,健全教師理論學習制度,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武裝教師頭腦。

在為期兩年的研究中,我園教師基本實現了重視幼兒動手能力培養,轉變了傳統的教育教學方式,將課程的主動性更多地還原給孩子,關注幼兒的言行,在幼兒行為的背后去挖掘具有具有探究意義的活動,這就需要教師具備強大的知識儲備與不斷學習,不僅要做到具備高尚師德,更做到了德才兼修。

(2)重視手腦同盟,做到教學做合一。

在為期兩年的研究中,老師由看得見—看得懂—跟得上—玩轉科探活動,在教師眼中,兒童的形象由活潑可愛的群里體轉為獨立、有價值的個體;手中的教育行為由放任幼兒或控制幼兒,到支持幼兒、觀察幼兒、思考幼兒轉變;教育目標由漫無目標到支持兒童,尋找解決的問題轉變;腦中的活動意識由“教”、“學”、“玩”,轉變為教、學、做的平衡,重點關注自發、引導、探究,使孩子在小小指尖中玩轉思維大智慧。

(3)關聯發展主線,做到終身學習。

在研究持續實踐和推進過程中,教師越來越注重自身業務水平的不斷進步和提升,逐步樹立起終身學習的意識和理念,幼兒園形成三層級發展關聯線做到終身學習、內外兼修。

第一,領航名師傳幫帶。幼兒園有正高級一名,高級教師5名,四川省教學名師1名,四川省優秀教師1名,南充市學科帶頭人5名,西華師范大學校外碩導2名,南充職業技術學院學前教育專業兼職教師若干,碩士研究生2名。

第二,骨干名師立中堅。幼兒園教師多次受聘為西華師大、樂山師院、川北幼專等院校國培計劃的授課專家;幼兒園出版專著兩冊《幼兒科技啟蒙教育》和《家園一體 和諧共育》;多名教師擔任高等教育學前系列教材《學前教育學》、《幼兒園管理》等的主編、副主編、編委。幼兒園也多次承辦、參與各級各類現場會,一展骨干名師風采。

第三,青年名師正萌發。通過走出請進,集中培訓和分類培訓,以教研組建設為抓手、師徒結對為基礎,抓好優質課展評、示范課展示、送教下鄉等實踐活動,發揮名師傳、幫、帶作用,促進青年教師專業成長。幼兒園青年教師們在諸如省市“信息技術大賽”、“教學競賽”、“技能比賽”等活動中均取得優異成績。

3.科探潤園所,鑄就名園效應之美

課題組緊扣我國培育全面發展人的時代背景,以弘揚科探、推行新范式、示范大輻射不斷打造名園效應。

(1)緊扣發展需要,弘揚探究好品質。

研究緊緊扣住未來社會發展全人之需求,結合先進的STEM教育理念,在本園與科探活動的不解淵源下,以培養幼兒動手能力為目標,一是在幼兒園內部革新傳統的科探活動理念與模式,在園內營造、弘揚科探精神;二是合理利用家長、社區、社會等廣大資源,使其在參與活動開展的同時,達到自身科學素養的轉變與提升,在園外廣泛地弘揚科探好品質,我們要培養的不僅僅是只會動手的孩子,更是在孩子操作與實踐的過程中培養利于其終身發展的動手能力。

(2)整合多方資源,推行科探新范式。

首先,建構保障范式。研究中,課題組對全園16個班級進行抽樣調查與個別訪談,初步建立了相關的研究制度,建立“家庭、幼兒園、教師、幼兒”一體化科探活動開展范式,并構建完善的管理方略與激勵機制,使家庭、幼兒園、教師可以圍繞對幼兒進行科探教育的目標努力;其次,確保了全員參與。在探究活動開展過程中,家庭全部成員,幼兒園教師及管理層及其他相關部門需要共同配合并提供多方、廣泛資源,保證幼兒在豐富、自然、真實的環境下進行探究活動;再次,建立了合作模式。幼兒園、家庭共同合作,通過會議、調研等形式定期進行活動討論,不斷完善工作內容,促進幼兒園、家庭、教師的溝通與合作。

(3)開拓多種渠道,展開示范大幅射。

我黨多次重要會議上指出,培養創新人才與全面發展的人對當代復興的重要意義。課題組一方面在全面開展科學探究的過程中,加大對宏觀意義上幼兒動手能力培養的宣傳,讓教職員工、家長及幼兒感受幼兒動手能力培養的意義,以及科探活動對其發展的價值;另一方面,隨著科技化、信息化的發展,媒體融合正成為時代趨勢。在“科探活動傳承弘揚過程中,通過各種現場會、參觀交流、講座培訓、網絡媒體等方式,推進“以小帶大,以虛促實”的宣傳發展路徑,形成了包括成都、阿壩、營山以及三區六縣姊妹幼兒園范圍內示范輻射效應,實踐證明該研究經驗不僅適用于我園,也適用于其它公、民辦園所進行實施推廣。

 

九、參考文獻

(一)專著

[1] 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3-6歲兒童學習與發展指南[M].北京:首都師范大學出版社,2012.

[2] 鄧曉輝.幼兒現代科技啟蒙教育[M].四川大學出版社,2001.

[3] 陶行知.陶行知全集(卷二)[M].長沙:湖南教育出版社,1984.

(二)碩博論文

[4] 李揚.STEM教育視野下的科學課程建構[D].陜西:陜西師范大學,2014:3-60.

[5] 秦賽.項目教學視野下學前STEM教學活動的建構與反思[D].陜西:陜西師范大學,2018.

[6] 丁嫻.美國學前階段兒童STEM課程研究一以馬薩諸塞州為例[D].上海:華東師范大學,2018.

[7] 柴淑珍.幼兒園科學教育中幼兒核心素養的培養研究[D].濟南:山東師范大學,2018.

[8] 尚燕紅.“教學做合一”思想在幼兒園教育活動中的運用[D].湖北:華中師范大學,2019.

[9] 王天業.幼兒園科學教育園本課程-回歸生活課程的開發與實施研究[D].遼寧:遼寧師范大學,2011.

[10] 王凌,昆明市五華區幼兒教師科學素養現狀研究[D].云南:云南師范大學,2016.

[11] 席岳歆,幼兒園科學集體教育活動中的兒童行為研究[D].四川:四川師范大學,2010.

[12] 呂艷,幼兒園集體科學活動中教師教學行為觀察研究-以邯鄲市為例[D].河北:河北師范大學,2012.

[13] 鐘曉,幼兒教師科學素養現狀調查及培養策略研究-以幼師物理教學為例[D].山東師范大學,2013.

(三)期刊

[14] 核心素養研究課題組.中國學生發展核心素養[J].中國教育學刊,2016(10):1-3.

[15] 魏曉東,于冰,于海波美國STEAM教育的框架、特點及啟示[J].華東師范大學學報(教育科學版),2017(4).

[16] 趙慧臣,陸曉婷.開展STEAM教育,提高學生創新能力—訪美國STEAM教育知名學者格雷特·亞克門教授[J]. 開放教育研究,22(5),5-6.

[17] 楊曉萍,楊柳玉,楊雄.幼兒園科學教育融入STEM教育的核心價值與實施路徑[J].天津師范大學學報 (基礎教育版),2018.(10).

[18] 鄭玲,幼兒園科學園本課程的開發現狀調查[J].基礎教育研究,2017.(1).

[19] 王曉樊, 我國幼兒園科學課程資源開發利用的研究綜述[J].基礎教育研究,2013.(6).

[20] 黃訓君,關于“學前兒童科學教育”課程教學的思考[J].科教導刊,2015.(10).

[21] 吳志勤,幼兒園科學領域課程實施現狀與反思—以重慶市主城區幼兒園為例[J].科教文匯,2014.

[22] 周京峰,不同層次幼兒科學教育師資培養模式探討[J].中國成人教育,2010.

[23] 王娟.動手能力對幼兒全面發展的重要性[J].幼兒教育,2016.

[24] 黃露.解放幼兒頭腦與雙手培養幼兒的動手能力[J].時代教育,2013.

[25] 陸斯琪.生活即教育——淺談對幼兒動手能力的培養[J].教學交流,2014.

(四)其他

[26] 徐群.袁育華.蔣新苗.科學的認識手與培養學前兒童的動手能力[z].

(五)外文文獻

[27] Mederic M. Hall,Ryan C. Kruse.Sports Ultrasound Training During a Pandemic: Developing a “Hands-on” Skill Through Distance Learning[J],2020.9.

[28] Blinch Jarrod,Gonzalez Claudia L R.An evaluation of visuospatial skills using hands-on tasks[J]2020.10.

[29] Hirakawa Akihiro,Wakabayashi Toshihiko.Hands-on Simulation versus Traditional Video-learning in Teaching Microsurgery Technique[J]2017.5.


編輯:鄭云澤(秘書處)  
精品国产亚洲一区二区三区